XSKGMKTJ

free

[青黑]光影论

·短短短短短短的脑洞



哲,你喜欢萤火虫吗?

不喜欢。

欸,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光总是有微亮、亮、很亮,这几个过程。而我更中意像青峰君这样一直闪闪发亮的光。

啊,我会一直是哲,你的光。这样,就不用担心在光芒减弱的时候失去影子了吧!

嗯。

无(序1)(序2)

虚空

荼荠在有记忆时就生活在虚空里,和所有的无一起。

虚空是无族为了逃避诅咒而撕开的独立的空间--虽然不能完全躲避诅咒,但至少可以拖延诅咒到来的时间。

没有无知道诅咒是怎样的--他们也没有见过对人的诅咒和对妖的诅咒。

但无并不会对诅咒感到害怕--事实上有一个无从诅咒中逃脱了出来。这万幸的事实意味着,每一只无都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活下来。

“只是相应地要付出代价。”活下来的无告诫道。

据说这个无也不知道诅咒的具体内容。

但荼荠对此表示无感。他是一只还没受到诅咒的无。由于第一只无的存活,从诅咒中逃脱的无多了起来,但这些无都是族中的精英--他们的力量是荼荠不能比的。荼荠清楚自己与存活无缘。

但自己毕竟是一只无,自己要做好一只无的本分--在诅咒到来时学习可以使自己独立存活的知识。

这些知识至少对于荼荠来说是痛苦的,他认为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让他的思想得不到放松--比起令他痛苦的知识,他更愿意或者说更喜欢发呆。

虚空是个发呆的好地方,那里安静,像也不像人间的夜晚--虚空比人间的夜晚更死气沉沉。

这是荼荠在虚空里唯一的河--心河里看到的人间与虚空做的诚恳地对比。

心河是荼荠第二喜欢的,他可以在心河里看见人间与妖界。荼荠更多的是看人间的。他把这个当睡前故事看,蛮有意思的,只是看不太懂。

本来荼荠对于不懂的东西都不感冒--心河开始也是不例外的。就在自己打算给心河告个别,不再常来的时候,遇到了谦弥。谦弥是第一个从诅咒中活下来的无,现在已经是族中的长老,教授其它无知识,也是荼荠的老师。

荼荠对谦弥的映象除了老师还是老师。这个老师是充满知识的,他是不怒自威的好人选。而荼荠本就不是什么好学生,此时更是尴尬不语。

礼貌荼荠还是有的,虽说只是干巴巴的一声“老师好”。换来的是谦弥同样礼貌性的点头。

荼荠想快点离开,便默默地对心河说了句“再见”。不想老师叫住了自己说“荼荠是吧,看样子你很喜欢心河?”

被点名的荼荠不得已响亮地回答,“不是特别喜欢。”看着老师的面孔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的上次测试打破底线了。

“其实‘心河’这名字是人类起的。”谦弥以老师的口吻讲道。

老师似乎要给自己补课了,突然又意识到自己上次上课走神被老师点名的荼荠厚着脸听着,“我们无族不同于其他,无是没有心的。而人类和妖族有心,我们透过这河所看到的,都是有心之物。”

谦弥似乎是说完了,荼荠象征性的应付着问,“老师,你怎么知道这是人类取的名啊?”

“我记得。”老师这样回答。

好奇的荼荠又问,“那什么是心呢?为什么我们没有?”

老师道:“因为我们是无。”说着伸手摸了摸荼荠的头,对荼荠笑了笑,打了声招呼,走了。

荼荠很喜欢老师的笑,那个是不同的,是特别的,有点像人类的笑容。也许,这也是个让荼荠继续在心河旁发呆的原因之一。


诅咒

诅咒包含了一切的黑暗,是十分不吉利的东西。

对于诅咒的事情,荼荠从小就知道的。

族里不会隐瞒这种事,但关于诅咒的大多是口述,所以很多细节都会被遗忘--虽然这种情况在谦弥当师之后有一丝的好转,但并不明显。

荼荠和其他的无,在平常是不会把诅咒诅咒的挂在嘴边--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于诅咒不存在的自欺,正相反的,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会因人类和妖的嫉妒和恐惧中产生的诅咒中消失。

消失在虚空是无处不在的,荼荠就曾亲眼见过一个无消失的全过程。他当时就在荼荠旁边,而荼荠和他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体。从此荼荠再没见过他。

无并不惧怕诅咒,但他们却不知道诅咒的内容。关于无族中的长辈表示从一开始这诅咒的内容就是不知的,当一个无明白过来的时候,就相当于他真正会消失的时候。

但在平时没有任何一个无会注意或者说是有关于对自己命运不平的想法,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爱好和兴趣,会在自己定义的快乐中度过在虚空的日子。

在无族里永远不会发生真心的温暖或是真心的怒意--这并不意味着无的冷血或高尚,只是他们之间没有那所谓的羁绊,感受不到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所以在无族,对晚辈说关于诅咒的时候,他们总是平心静气的,不管是说的,还是听的。

无的出生特殊,每个无都是在虚空里的莲花苞里出现的。每个莲花朵儿诞生时,就会被所有的无所祝福,并拥有自己的名字。但无的出生也伴随着黑暗诅咒,只是因为无没有心,才感觉不到心灵被侵蚀。

无的寿命漫长,如果不出意外--顺利逃过诅咒的话,就可以和天地同岁了。但在一开始,没有无可以从诅咒中逃脱--这些无大多会在一个不好不坏的普通日子里,从虚空中静静地消失。事实上,在那段日子里,消失的无就代表了无反的现实。

没有无会感到悲伤。这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个任务,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完成它。

对于这点荼荠同样表示无感,他自己要更喜欢看着一成不变的东西。东西大多是景。虚空里的景也是有变化的,和人间一样有春夏秋冬。不过荼荠的记性不好,观察能力也低,一般是不会怎么发现景的区别。

用荼荠的话来说,看景的时候脑子就放空,感觉蛮安静的,有自己的存在感。

他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自己可以说话,他满想去人间看看的,他听谦弥老师讲,那里有温暖。

荼荠不知道什么是温暖,但是在自己再次与老师聊起的时候,老师的脸上突然就没有表情了--荼荠开始觉得老师或许会像人类一样很温柔的告诉自己,可谦弥说:

“诅咒是逃不掉的,那种温暖只会让我们迷失,让无落泪。”

无不会落泪,原本不会。

荼荠从没见过一个无会有如此的表情。不过他至少不会在表面流露出自己那所谓有些惊讶的表情。

而至于老师所说的,那些对于自己从没有接触的东西,他并不认为需要看得多重,他也从不会想到自己会哭,但到人间自己还是蛮有兴趣的。

其实荼荠明白自己希望的--他想去人间。这并不现实,无的外形虽是人形,但无和人终归是不一样的。

后来荼荠在课上好好地听了讲--那段时间他幼稚的以为这样做,老师就答应他可以去人间了。

后来这老师的评价是高了起来,荼荠却突然就发现自己是个没主见的,啥事都对老师唯命是从了--荼荠觉得这样很憋屈,于是又开始新一轮的发呆,而自己所想的也只是在梦里了。

无(序)

荼荠是一只无。

无于盘古开天出妖,女娲补天造人时,由余下的垃圾组成。

他们是一种以强大冠名的种族--他们不同于人类和妖族,无是没有心的。

没有心的无拥有的力量是强大的--他们无畏于这世间的一切。

无的力量令最有智慧的人类所畏惧,令修为来之不易的妖所害怕。终于在远古之时被人类与妖族以用密术诅咒。

而后,无渐渐消减,被人类与妖族淡忘,不被记载。